My Dearest Friend,


已经很久没有写信了,How are you?


我想我们都在经历一个艰难的时期,越过一条线,生活突然就在眼前变得清晰了。与此相反的,对于自我的变化总是后知后觉。有一些不想丢失的习惯,发现失去是要拾起来已经变得很难。我想这大概和一个人的心境有关吧。


今天我写这封信,首先要感谢一个地方:Alfriston小镇。这是个距离伦敦两小时火车的小地方。早上我在Battersea坐火车,还不是很熟悉,心惊胆战地找来这里,一路上花了很多时间在站台等待(往往一班火车一天只有两个车次)。到最后手机没有信号,靠记忆和地名一路问询,坐着最后一班公交在荒野飞驰。途中...

一件作品

特别幸运
特别无能
特别天真
特别偏心
不可多得
以偏概全
无法勉强
不可言说
无形无用
无以为价
此时彼时
无以为继

建一座城如果需要
二十年
推翻不超过三天
为了谁建
何以覆灭

有风、有云、
有太阳的一天
说不定有人笑了起来
或许在看风景

青海湖边有许多白色的马
草地里有深深浅浅的沼泽
假如我想象着
假如你的目光恰好落在我身上
似乎我可以走向河的对岸

一个艺术家说:
如果你是个艺术家,
你不需要钱、房子
股票、权势。
真的是这样吗?

一块红色的毛巾
在蓝蓝的天,蓝蓝的海旁边
——一个世界中心
也不过是这样了

有个诚恳的人
在乡下的时候和我说了
一些诚恳的话
进了城
我指责他:
为什么今天和以前说的不一样?
他说,
因为你一直在这城里。

加热了铁
冷却变成了钢
加热到一半的枷锁
裹在身上也是暖暖
今天我们都受了伤
一笑置之地话
就像出了一身汗

到了今天
终于可以祝福所有人
终有一无所有的...

自信——自他平等

假如生活中没有闹剧,那么或许会平滑地在一个截段里上升至触顶。放久的亚克力会有坏掉的可能。

#T-L-D-R 过长勿读



2017/02/11

Dear S

距离上次和你写信已过去许久,期间接踵而至的事端,大大小小,无以沉淀。大致不过自己懒惰,静下心来写几个字也成难事,虽然平时联系频繁,到今日整理整理,也没有个能写封信的头绪。

那就以无从说起开始吧。这或许也是现在不奇怪的现象了,我们一方面对碎片化颇有微词,另一方面欣然接受,于是世界在人们毫无察觉之时分裂成比数据更不可观的、不计其数的黑洞,就像James Turrell光线里的水汽粒子,在充满空间的同时拟化了虚无。 在黑色甬道里碾转、进入,一个微弱发亮的平面长方形在尽头隐秘召唤,其后观众走向长方形,视觉仿佛被钝物阻碍——它期望感知到一面墙的重量,然而眼前的景象毫无经验却

若入俗局,不如去死。

To Eternity

亲爱的S,生日快乐!数了一数,这是和你认识的第九年。再过一年便是一个decade,不敢相信,我们已经快是十年老友了。现在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8日0:00,亚特兰大的大中午,你和莉莉周还在过21岁的最后12小时。倘若明年还是如此,我想十年是个大日子,得各干香槟,大笑才行。

本来想好好写一首诗,步入老年,无果。大概是觉得还是太熟了,有点不好意思,写不出来了。罢,大白话也很好的,你说是不是!

如果要让我列举人生最幸运的事,我觉得我们的friendship简直太值得骄傲了。难以描绘,仔细要说的话,反正我觉得现在和从前一样一样好,不同的是,以前我很高兴但不懂得珍惜,不想以后会怎么样,现在我高兴的同...

Gravity

2016/11/03

没有开灯的浴室。
黄昏的光线通过磨砂玻璃照射到水汽上。饱和度被降低了,物体的边界变得模糊,空间被填充,没有上,没有下,没有前后。客观世界出现某个特定的现象是惊人的。
我几乎被感动了,屋子里热气腾腾,而我知道外面非常冷。

昨天陪类陌生人进入他的回忆场所,游览他小时候玩耍的公园、儿童科技博物馆、街道、小学时的居所。这是一个十分怀旧的人,怀念他的高中时代(就像高中时候我们喜欢重游初中的场所),可以推测他在大学过得并不十分顺心。

“小的时候从家坐公车到这个公园,我记得这座桥,然后我总是去一个科技馆里打游戏。”
为自己的影像拍摄取样后,去到科技馆,已经变样,不再有游戏机。名叫“宋美龄儿童科技馆...

 

© 降落永不飞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